2018年10月20日江山100 60公里组赛记

Posted on Thu 25 October 2018 in 越野跑

比赛都结束了一个星期了,才想着要写一篇流水账赛记。

备战

自从报名了江山100越野赛60KM组别之后,就开始了抓紧训练,8,9月份一共进山5次,周一到周五隔天路跑,好在成绩一次比一次好。 从跑一圈三峰要6个多小时到现在可以把时间压缩到5小时10多分钟,能做到爬升的时候把心率稳定到145左右,平路和下坡都能跑动起来, 不枉我这两个月的运动量都上120KM之多了。

前往江山

北京到江山的火车只有一趟高铁,下午的的车次,晚上23左右到江山。20号早上5点就要开跑,没办法,订了九江中转的票,正好也去九江看看,然后19号请了一天的假。 18号上完班,冲冲忙忙的赶到北京西站,好在开车几分钟前上了火车,在火车上一觉睡到天亮。7点左右出了火车站就直奔江边。上午12点的火车到江山,时间很是充裕,打算去江边看看浔阳楼和锁江楼塔看看。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长江,叹为观止,江面比较宽,江边风比较大,呼呼作响,空气比较清新和潮湿,江面船只零星,江边的公园有很多晨练的人。 然后,就进了锁江楼塔,20元的门票很便宜,除了几个穿着时髦的阿姨,景区里面也没有几个游客。景区就一座塔楼和一座石塔就没有其他了。 sea_of_bamboo 塔楼每一层都有介绍锁江楼塔的历史,时间不是很宽裕,我匆匆的扫了几眼,找了几个不错的位置自拍了几张。 sea_of_bamboo 石塔被围栏围了起来,不能近距离观看,石塔上的细微雕琢也风化了不少,石塔周围的树都挂满了祈福的红绳,周围没有开阔的地带,不好拍照,就胡乱的拍了几张。 sea_of_bamboo 石塔的正前方是一个铜塑的牛,斗牛状活灵活现,牛身上都是纹状,牛角和牛尾巴都被摸得变得锃亮。 sea_of_bamboo 本来是准备着去浔阳楼看看,但是看看时间已经快9点了,想着自己已经按组委会的要求带够装备,但是想想自己只有短袖的上衣,觉得需要一个长袖的上衣,毕竟这是第一次来南方比赛,多做一手准备总是好的。就在浔阳楼外边匆匆看看就去置办衣服去了。置办完成后赶到火车站都11点多了,不一会就上了火车。下了火车,直接坐上了组委会的接驳车到了江山市体育中心,验完强制装备,领了比赛装备,随便照了几张照片就回定的酒店休息了,这期间认识了赵叔,,一个很乐观的中年大叔。

比赛

早上1点半就起床了,边吃东西边整理背包,这次自己带的补给很少,就3个能量胶和3袋冲剂,心里还是有点点担心。用了半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妥当就出门了。下楼的时候碰到一个跑100KM的选手, 相互打了个照面。结伴走了10多分钟到了世外桃源的接驳车,这期间了解到他是主户外攀登,江山完事儿后,直接就去跑环四姑娘山,好生羡慕啊。 接驳车本来是3:00出发,但是一直拖到3:15才出发,去起点的路上突然就下雨了,江南这边的天气真是多变啊,天气预报看看就好。本来想在车上在睡一会的,但是这雨下的睡意全无,心想着山里指不定下多少大呢。 5:00左右,接驳车到了起点江郎山景区,起点很是热闹,心里的负担也渐渐没有了,整个人也兴奋了起来。存包的时候反复纠结,最终还是把冲锋衣套在身上。在起跑点出找到了赵叔,因为怕塞车,我们拍了些照片, 就到了靠前的位置等待的开跑。不多会儿,我周围就挤满了人。随着倒计时和鸣笛声,我慌慌张张的跟着跑出了起点线。

上来是一段3公里多的盘山公路,组委会在赛前特意强调这段要跑快些,免得后面塞车。赵叔明显跑的很快,出了起点没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。 我压着心率跑了一小段,因为我那冲锋衣透气性不好,还不防水,整个人 又闷又热。没办法,我慢慢跑到路边,脱了冲锋衣系在腰间,淋雨就淋雨吧,又不是没有淋过。差不多一公里的平路后,就开始爬升了,好在是公路,我就大步大步的走,心率控制在一个很舒服的位置。果然,盘山公路的尽头,一大堆人 排队堵在那儿,这就是组委会所说的塞车了。我看了下表,才200多的爬升,后面还有6,7百的爬升。堵了差不多10分钟左右,才上山,上山的路比较窄,又下着雨,雾气也比较大,大家爬的都比较谨慎,也没有人要求超车,一路上都是喊着注意注意。天渐渐亮了起来,云雾很浓,江郎山藏在这浓雾中,除了能看清脚下的路,剩下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当爬到了江郎山的山顶时,豁然开朗,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一切都值了。群山都浸在云海中,只露出了墨绿的山尖,云海在悠闲的翻涌,仙境一般。我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又拍了一段视频,就急冲冲的下山了,因为时间不多了。下山的路真心不好走,路比较滑,有几段几乎是垂直下降,虽然组委会准备有绳子,但是还是摔了3次。终于在关门前半个小时到达CP1。 jiangshan_yunhai

CP2的关门时间是10:30, 时间很紧,匆匆就着榨菜和果酱吃了两片面包,抓了两把干果,喝了杯可乐,一根香蕉,补充了水之后就出出站了。CP1到CP2的爬升不到500米,距离9.8KM,出站后约 1KM就开始进入了竹林爬坡了,坡比较陡,南方的竹子真是又密又粗,可以借力。虽是土路,好在雨下的不大,且前人把路都修整过了,还是好下脚的。好在CP1到CP2的爬升不是很大,约半小时左右就到山顶了,然后就是一路的下降, 约下降了差不多3公里左右,就到了村村通的水泥路了,两边的房子稀疏的坐落在山脚下。房子大多数都是二层小楼,刷成了白色。遇到了一个跑者,满足地悠闲的走着,说是准备退赛了,这会儿好好看看景色。 公路路段的尽头一座旧桥映入眼帘,这座桥有一定年代了,桥身布满了青苔。 过桥后下到了河床,在河床走了一段,远远的就看到了CP2了,过了一段石板桥,就正式到达了CP2打卡点。CP2打卡点是一个叫着叶家羊的地方,站点就设置在一个老建筑的门前,这个老建筑还是以前的土坯墙青瓦屋顶,这种建筑已经很少见了。外墙用石灰刷成白色,因为年代久远,墙面斑驳,墙面只有几个大字依稀可以看到。我没有进入这栋建筑,门还是老式的木门,门槛已经秃了。从外面往看,窗户里面漆黑。这让我想到姥姥家,不过现在哪里只剩下残墙断壁和杂草了。

进站打完卡后,我就抓紧时间尽可能的多吃补给,毕竟时间不多,真正的比赛才开始。根据路线图和每个CP段的信息,从CP2开始,江山100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,每段平均1000的爬升,10多公里的距离,每段的时间压缩到3.5小时,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。在我出站的时候,已经有一波人退赛了,出发了没多大一会儿,就开始爬山了。遇到了一群有趣的人,大家临时组队。赛道湿滑,树丛很茂盛,但是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,速度慢下来了,爬着也没有那么辛苦。在爬了差不一半的时候,领头的跑友腿开始抽筋了,大家的速度更慢了,我们清楚这样肯定要在CP3被关门了,队伍中的另外一个跑友开始领队带节奏。就这样到山顶的时候,就我一个人,整个队伍在中途都散了。下山的途中陆续超过了几个人。有段路是泥土路,比较滑,因为林子比较茂密,感觉就像天快黑了似的。这段路,我居然追上了赵叔。他强颜欢笑地抱怨着路是真的滑,我们只结伴同行了一段距离,他让我先走,此时已经快到山脚下的CP3了。走出了山林后,天空顿时明朗起来,CP3也在不远处。

进站打卡后,想着吃点CP3的羊肉面,也是唯一的热食了,但是很失望,真心不能相信赛事的宣传文案, 只剩下汤和面了。掌勺的志愿者阿姨明显是经验不足,好在排队的人不多,我边排队边吃,吃了两碗面。吃完后看到了赵叔也进了站在弄补给。我让他去吃点热食,整理整理就出发了。因为CP4这个点按赛事官方的说法基本上是属于"无人区",出入比较困难,无法安排下撤,要是想退赛的话,也只能在CP4过夜然后第二天同志愿者一块下撤。所以在CP3这个站点,应该是负责人吧,一直在强调,要退赛的话,现在就退赛。以至于我向他询问后面的路段的情况的时候,竟然建议我退赛,虽然时间很紧迫,只要没有受伤,退赛是不可能的,我想看看我能走多远。

从CP3出来,天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,这段爬升比CP2到CP3的这段好走多了, 先是一段上升的柏油路,比较好走,两边的山,水雾缭绕, 山上的竹子都被压弯了。赵叔默默的追上了,为了能快点出站,他没有吃热食。我们同行了一段路程,柏油路尽头就开始登台阶,我最是不喜欢爬台阶,动作单调,大腿很容易疲劳酸痛,慢慢的我就跟不上赵叔,没办法我就让他先走了,我自认为我的下降是我的优势,下坡我肯定是可以追上他的。雨势变大,雾气很浓,山间更是好看了,真想把手机掏出来拍张照片。一路上,迎头遇到了当地的村民,没有交流,在狭窄的山道上互相让道。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,稍微休息了一下,顺便看看风景。然后就是无尽的下坡路,不知过了多久,我追上了并超过赵叔。在穿过一个林场,一片茂密的竹林后终于来到了CP4。 sea_of_bamboo

cp4是一个护林大叔的据点,比较简陋,热食所剩无几,吃了两碗白粥,后进站的就没有了。补足水后,就出发了, 此刻赵叔还没有进站。此时天快黑了,我和同时出站的3人临时组成的4小队。商量着要快点,趁着天还没有黑,尽量多跑点, 后面又遇到了一拨人, 大家结伴而行,很快天就完全黑了起来,黑暗中就只有头灯照出亮光,大家都没有说话,粗粗的呼吸声此起彼伏。什么时候到的山顶什么时候下的山都已经不记得,脑海里只有赶路这一个念头。经过了大大小小的河滩, 终于来到了有人烟的地方。这边的自愿者说在爬过一个山头就到CP5了。

还剩下最后一个爬坡了,差不多有200米左右的爬升,此刻时间也所剩无几,感觉是要被关门了,但是还是要拼一下。因为不敢停下来喘气,这200米的台阶路真是异常艰辛,登顶的感觉比前面几点登顶的感觉都要激动,我吼了一嗓子说到顶了,给后面的人一些动力。此时离关门时间不到半个小时,顾不上停下喘气,直接就向山下飞奔,远远地看到了CP5,离cp点还有几百米的时候,志愿者就扯这嗓子喊快点要关门了。最终在关门前到达。后面才知道赵叔因为受伤了在CP5被关门了。

在CP5做了简单的补给后,问了下自愿者后面的路的情况,志愿者说都是大路。这段路程相比前面的赛段真心是好到不能在好了,两个小时9公里,问题不大,虽然有爬升,但是爬升都非常小。因为知道自己肯定是能完赛的,所以心情大好,当到达古镇的时候,都快23点了,古镇都睡着了,巷子里很漆黑,只有些依稀的门前灯亮着。在60KM组别和100MK组别岔路口,指示牌很明显,我一定是昏了头居然跑到100KM的赛道上去了,好在60KM的终点线和100KM的打卡点在一块,只是多跑了几百米。打完卡,我问志愿者算不算是完赛了,志愿者说是的,并很热心的跟我说可以冲线,实在是太累了,随便让自愿者给照了几张照片,看都没有看就去休息了(后面翻照片时候,悔的肠子都青了)。顺便说下,奖牌分量真的足,很沉,一个羊头,很好看。拿完赛服的时候也没有注意看,第二天拿出来穿的时候才发现有点小。回到了市区,洗完澡后,就立马躺下了。

归途

早上六点就被闹钟吵醒了,艰难地穿上衣服,想着舒服些,就直接穿着短裤。东西也简单的打包了下,反复确认没有落下东西,就拿着房卡退房出了酒店。掏出手机查查火车站的方位, 发现到火车站不过2公里多,想想还是走过去的好,活动活动筋骨。想来这次的赛道路面较软,坚硬的地面很少,我的膝盖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,就是小腿和大腿以及背部酸痛的要死。 花了40分钟左右,慢悠慢悠地走到了火车站。一路上看到过看到过很多返程的跑友,下午5点多左右终于到了家,不知怎么的居然有兴致做饭,来了个菜花炒肉,满足地吃了两大碗米饭。